《克服焦虑》(P.35)

反恐怖行为者

这种人会将自己想象成为一个“极为慷慨”、“非常伟大”的人。
主要表现在:

  • 对待自己所厌恶的人、仍然能够表现得体贴、无微不至;
  • 面对自己所憎恨的事物,却表现得仿佛很喜欢。

这种人其实内心是脆弱的,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弱点:即厌恶的人、所憎恨的事。因而产生一种防御机制,在这个防御机制的作用下,仿佛自己能够控制一切,这样、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很安全了。与他们打交道,“你会很容易成为牺牲品”,因为他们实在是‘太完美’了、‘太强大’了,所以、留给别人的,只有悲剧的角色。

危险控制

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中国家长一般都希望小孩听话,他们自己所给的理由有千万种,事实上,不过是因为孩子们随着年龄逐渐增长的能力、好奇心和智力带给他们一种“深深的忧虑”,而这种焦虑让他们疲惫不堪。为了抵抗来自自己孩子身上的焦虑,他们就会要求孩子们听话,这样一来,自己就会处在一种想象之中的“安全的环境”里。
书上的例子是有关法律的,人类社会最原始的时候并没有法律,因而偷窃、抢劫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、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。而其中的一部分人类因为深深地感受到这种危险带来的焦虑、于是形成了法律这样一种人工产物。法律的形成,使得人们有理由相信制约会让潜在的罪犯不会伤害到自己,因而自己会减少这方面的焦虑。可是,这样一来就牵涉到了第三个问题,二级焦虑…

二级焦虑

TA的定义是“对‘直接焦虑’的诱因不再感到焦虑,却产生一种更抽象的焦虑”。
还是拿法律举例子,法律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对罪恶事物的焦虑。但当法律条目增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人们看见街上的警车都会反问自己——“我会不会犯了什么罪?”
再比如,一个人开着一辆70码的车行驶在居民区的时候,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小孩在横穿马路;这时候他应该会有两个焦虑:一是自己会不会撞到小孩,二是自己会不会因为撞了人而进号子。比较常见的人们都会因为后者而更加焦虑,而实际上前者才更应该成为TA所担心的原因所在。

危险控制的弊端

没有药的时候,人们被各种疾病所困扰,有了药、可以治疗、甚至预防很多原来的绝症。但人们又会担心摄入很多药会不会引起抗药性,这样的焦虑比比皆是。
北京卫视的《养生堂》节目,介绍了很多饮食疗法,有的人看了之后,几乎连每一餐煮什么米、烧什么菜都要对照着做,不然就会感到无比焦虑。对于这一部分人来说,这样的节目,有百弊而无一利。

0%